页面

2.2.11

除夕。流年如斯。有感。

昨天,居銮迎来了告别雨季的,第一道阳光。
听说许多地区也在2月的首日渐渐放晴了。
虽说仍旧是晴时多云偶阵雨的。

也该放晴了呢,
那么低眷恋雨季的灰的我,
也快发霉了。
雨季慢慢地过了,看,
晴天娃娃微笑了=]













二月天。
雨季持续好几天了,似乎打开学至今天气就是那般凉爽,没有变过。
只是这几天雨下的更猛了。

课室在高高的4楼,风吹的特狂躁,
我喜欢这样狂风吹拂的感觉。
记得友人说过,寒风就是要刺骨才舒服,
打那时候起就颇赞同这说法的。

只有年初,百褶裙摆飞扬的季节,
每每下课时段,远远地看着女同学们些许狼狈地拉着不服帖的校裙,
远远地与他们背道而驰——
无视那偶尔起伏的裙摆,任他们不太过度地飞扬,
在安全距离内享受着飘逸的错觉,
嗯,只要不太过度就好。

Love,the rain.
















我还能有幸度过多少个这样的日子呢?
有一种矛盾一直存在,从今年之始就那么时而清晰时而朦胧地闪现于脑海中,
只是高二而已,
还是,
已经高二了呢。
我该以怎样的姿态,走上那看似单调却叫我如斯眷恋的年少时光?















分别不一定要悲伤,年少却注定要轻狂。
于是放飞自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是除夕了呢。

可怎么也疯狂不起来。
心里总是很不应景地、出奇地平静。

记得从很小很小开始,
对于新年这个时节,都未有过如同其他小朋友那般期待的心情。
也许是童叟无知,我也曾想过也模仿那些期待的冲劲、热情,
而把自己放在了某种尴尬的位置上——
明知道那终点并没有什么正在等待,却是一股傻劲儿地装着非常开心。
自个儿的那种。


然后慢慢地走到了这个年岁,
对于节日的定义,早已了然于心:
节日之所以万人同庆,那是由于等待。
等待着团聚的人儿、
等待着美食佳肴的孩童们、
等待着假日甚至是年底花红的劳作者,
或是那些四季轮替的地方,大地等待着春日的到来,
等待着除去棉被,等待着苏醒。
他们是为着等了一年的人、事、物而欢庆,
又或者,
他们是为了全新的日子欢庆,
在人造的界限里看到了新生的希望,满足了喜新厌旧这恒古不变的、万人皆有的虚荣感,
于是赶着除旧,迫不及待地更新着一切。
赶着,让一切都成了历史。
 让一切生命前进,或缩短。

Waiting.
















所以我豁然了,
一直是以一种较为孤独的方式存在的自己,
我并不等着谁在新年相聚、
并不等着忽如其来的热闹喧嚣奇迹般地在新年期间走进我的生命,
新年之于我,不过是从一个过渡,前进到另一个阶段的路而已,
理当是不会太过兴奋的。

这样平静地度过任何佳节,
我并不特别引以为傲,
偶尔或许还会感到十分的遗憾,
偶尔也会想要大喊着:谁来教我怎么融入属于节日的疯狂呢?

可年久以后,却也如此地习惯了心中这样的平静,
它似乎已经陪伴我许久,成为我的一部分了吧。

比较起报章上报导的的那些水灾灾黎们,
他们在泥泞中徒步而走、在天晴后重建被冲刷得一塌糊涂的家,
我想我们是何其地幸运,
尚能听得见稀稀疏疏的鞭炮声,
车辆来来往往的沙沙声,
甚至于从邻人家中传出来的新年歌谣声。

我们是何其幸运,所以也应要由衷地微笑了,
即使是那样静谧地度过,
即使是一面羡慕着别人的热闹奔走忙碌,
也还是得自知、自足地微笑呢。
金兔年就要到了,
愿君安平,快乐。


4 条评论:

婕妤 说...

Happy Chinese New Year :D

小蛇 说...

新年快樂

月愔:) 说...

兔年快樂:)

terrence 说...

阿彌陀佛……啊不是!
新年快樂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