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

31.7.11

偶发性的叛逆

  这篇博文是昨晚忘了按下发布的旧帖。七月初一,愿这个时节我们都安平无事,喜乐度日。

对咖啡,瘾很重,戒不掉。已经严重到团课或正课期间都要啃着咖啡糖来支撑的了。
昏睡的感觉无法克制,眼睑无知无觉地闭上然后世界就坍塌了,此时会出现那些断断续续的画面。那些梦里有时我们正闲聊,有时梦中的自己正在醒来,甚至发过类似正在上课的梦。如此真实,哪一个才是现实。一颗接一颗的糖,一次又一次地沦陷。上瘾而不试图摆脱。恐惧是有一天咖啡因失效,遗留我在沉睡的荒岛。

  行为开始渐渐出轨了。没有人发现。一直以来都能够明白那些事情和言语的分寸。可偶发性叛逆就是,做出那些明明知道不该做的事。对外似乎没什么事情会去在乎了。包括官方的那些学业、一些人的忽视、不屑、冷漠或是任何言语。总是我行我素然后麻木,你们说无所谓是我一贯的态度,只因为更想花那些心思于更多的事物。比如久违的小说,文字,商管书籍,半年来处于废弃阶段的钢琴乐理,我想我非常对不住它们。然而我最不能无动于衷的就只剩你们的关怀。也许从前的我是回不去了,但是灵魂的本质却长存。

开始莫名其妙地,不想听到一些声音,像是说话声。只想一直听着电话或电脑发出的乐曲声。演奏会要到了,中学生涯中最后一次演奏会,无法上任何齐奏独奏,只因时间上的安排不当,遗憾过竟也能轻易地释怀了,一切都是取舍间而已。初中时那大大的愿望,如今被自己一手捻碎,烟消云散。5年后渔舟凯歌再响,验证的,就只剩下辉煌过后的遗迹,共鸣的震撼力降到最低点。曾经的那些光芒被我们遗落,好好的传承路让我们从平坦踏成坎坷。今非昔比。

怒点愈来愈低,尤其是对自己。一个人时就不断地对自己发脾气,什么芝麻小事都好,就是很不爽自己。在沉默中爆发跟在爆发中沉默,是两种极端。我想我两者兼具。疯掉了。

不断性地失忆和晃神。若我容许自己的脱轨,那是一切还在控在掌间的时候。这大概就是一种精准的失控,很快地就会回来。

更博都在乱来,我也不知道这篇的主题是啥。发生了很多事情很想写下纪念却无法正常地叙述。就让它们安分留在我的记忆里吧。

呃。

2 条评论:

名稱 说...

呃。

(配合最後一個字留的言,絕對不是因為沒有仔細看內容)

FastNet 说...

变坏了...><"